柯尼赛格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文盲给老婆写信,笑趴了 [复制链接]

1#
卤米松乳膏白癜风 http://pf.39.net/bdfyy/zqbdf/140217/4338988.html

  
  “犯了点事?”乔桥抿着嘴,他想不通为什么幸新要让他去找段易荣,电话一端,高迁问他怎么了,乔桥回过皇桥氯蛹依锉焕贤纷臃⑾郑挪涣糇拍亍?
  临雁无奈的把情书给他,“里面的内容还记得吗?”
  越前龙马抽回手,把情书塞进书柜,愤愤道:“不记得了。”
  临雁抖肩,“我困了。”往越前龙马床上一倒,抱着卡鲁宾和小橘两只猫,卡鲁宾和临雁混熟了,也不排斥他,用眼神示意越前龙马也一起过来。
  越前龙马猛的一咳嗽,“我先下去了。”
  临雁也不挽留他,把拖鞋一脱,盖上床上的被子,躺在全是越前龙马气息的床上,临雁满是安心,一不留神睡着了。
  等越前龙马平复好情绪上来的时候,临雁已经睡着了。
  临雁的睡姿很好,越前龙马把两只猫带下去玩耍。卡鲁宾用尾巴扫了扫临雁的脖子,见他没有回应,就带着小橘和越前龙马一起下去。
  越前龙马注意到卡鲁宾和小动作,莫名的心一暖,摸了摸它的头,把他喜欢的逗猫棒一起拿了下去,小橘对玩具也很感兴趣。
  越前伦子下班回来,看见小橘,“临君也在吗?”
  越前龙马抬起头,任两只猫扒拉狗尾巴草,“嗯,在楼上。”
  越前伦子笑道:“打网球累了吗?”越前龙马身边的都是打网球的朋友,越前伦子才以为临雁也是打网球的。
  “他不打网球。”听到越前龙马回答,越前南次郎也很吃惊,他的想法也和越前伦子一样,之前和越前龙马走一块不就是个打网球的学长。
  越前龙马还要和卡鲁宾和小橘玩,没有再理他们不可思议的表情。
  越前南次郎的钟还没有敲,拍拍屁股就去后面。
  临雁一觉醒来,黄昏的夕阳照在脸上,揉了揉眼睛,卡鲁宾推开门,跳上来临雁身上,喵喵喵地喊他起床。
  临雁给面子得下了楼,看见越前一家已经坐在椅子上开始要就餐。小橘已经在它的碗里吃了起来,越前奈奈子给他拉开凳子,“坐这。”
  位置是在越前龙马的对面,越前奈奈子的旁边,越前伦子给他盛饭,“听龙马说你是中国转校生,日式饭菜还合口吗?”越前伦子早年就是赴美学习,知道一个人异国他乡不容易。
  越前奈奈子也想到这一层,也关心起小小年纪的临雁,“一个人习惯吗?”
  临雁淡定接受他们的关心,“没事,正在适应阶段。”临雁没说谎,这个全是没道理没天道准则的穿越女的世界他要慢慢适应。
  越前伦子看到这么乖巧的临雁,有些心疼,“龙马你要多照顾一下人家。”越前龙马埋头吃饭,随意答道:“哦。”
  临雁辟谷这么多年,都快忘了饭菜的滋味,迫于无奈,尝了几口,虽比不上琼浆玉露和灵物,但能忍耐。
  吃过饭,临雁带着越前龙马散步,正好逛逛寺庙,地方大,足够两个人晃荡。
  临雁的长袍在下楼的时候换了,衬衫和宽松的裤子搭配,显得简单轻松。
  越前伦子放好水,来喊两个人洗澡,想着两个男孩子一起洗也没什么,龙马的衣服临雁穿太小,就拿了越前南次郎还没有穿过一件黑袍子,催着两人进去。
  卡鲁宾和小橘自然同去,越前龙马看着关上的浴室门和后边换衣服的临雁,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第8章第一个世界(8)
  临雁对于在一个12岁的孩子面前脱衣服,没什么心理压力,他都一把年纪,说这些也晚了。
  越前伦子已经帮他们调好水温,把两只猫抱进水里,临雁把两只猫的毛润湿,涂上沐浴露揉搓,越前龙马匆匆脱下衣服,加入洗猫大业。
  卡鲁宾和小橘都很乖,两个人洗的轻松,冲掉泡沫放到角落,任它们抖毛。
  越前龙马和临雁面对面坐着,相顾无言。临雁抓了把水,“要玩吗?”听说人界的小孩子都喜欢这些东西,比如玩水。
  成熟的越前龙马摇头,“不玩。”谁要玩小孩子的玩意。
  临雁把水放下,“那你平时玩什么?”他的童年都是在学习修炼的知识,对人界小孩子玩的什么不是多了解。
  越前龙马想也不想的回答道:“网球训练。”
  临雁顿时感觉越前龙马和自己差不了什么,一年到头做的事都一个样,少时临雁身上背负家族的荣誉,进入宗门后身上又背负了门派的荣誉,好像他永远都在闭关修炼,忍不住的想其实宫希道似乎也不是没有道理,“喜欢吗?”
  越前龙马笑了,“打网球很开心。”
  临雁不禁看呆,明白了他们之间的不同,临雁肩上有着宗门的责任,每个人都在盼着他成长,心境不稳,才会在在剑法上走火入魔,从少年豪杰变成人人喊骂的魔道中人。
  “今天我还没舞剑给你看。”临雁看向他,越前龙马含含糊糊:“我就随便看看。”
  穿上越前南次郎的黑色袍子,临雁就发现衣服被自己穿得松松垮垮,把腰间的系带系的紧紧的,提着剑来到庭院。
  越前龙马吃着越前伦子切的西瓜,卡鲁宾和小橘也分到一小块。
  剑光如云流水,临雁的步伐从一开始的慢逐渐快到只能让人看到一个影子,隐约听到剑擦过空气的轰鸣,似要冲出云霄,步调轻盈,临雁收回剑。
  越前龙马的西瓜已经吃完,压下惊艳,没诚意的鼓了个掌,小橘在帮卡鲁宾舔爪子,从头到尾没理睬临雁优美的剑法,临雁试了额间的汗水,“这是我的道。”
  从不为坠魔而变。
  惦念了多少年,甚至为之羞愧的宗门家族从此和他一刀两断,毫无瓜葛。
  临雁只想完成那个虚影的等价交换,重返修真界教训一遍那个穿越女,满足自己在玄天深渊的誓言,从此仗剑走天涯也不错。
  越前龙马可不知道临雁的所思所想,看着他在那边装高深莫测,“回屋了。”
  卡鲁宾跟在越前龙马后边,小橘朝临雁喵了几下也跟着去了。
  临雁嘴角勾起,“谢谢。”
  越前龙马脚一顿,“我什么都没看到。”卡鲁宾因为越前龙马突然停下,而撞到鼻子,打了个喷嚏,疑惑的仰头看他,小橘湿漉漉的大眼也看着越前龙马。
  临雁抱起他们,“不睡觉吗?”
  越前龙马这才想起自己忘了对越前伦子说起客房的事,越前伦子在收拾衣服,“龙马有事吗?”
  越前龙马说了客房的事,越前伦子笑道:“你和临君一起睡吧,你们两个男孩子也有话题。”越前伦子对越前龙马交到一个不是打网球的好朋友,她很高兴。
  越前龙马只能带着临雁到了他房间,临雁把他床上的衣服放到椅子上,两只猫主动地跳到床上,占据自己的江山。
  临雁把它们的位置挪了挪,越前龙马的床不大,被它们潇洒一躺,都没临雁他们的事了。
  屋里还有游戏机,越前龙马看临雁也在,就把游戏机开了,临雁盯着那个亮着的屏幕,良久说不出话,现在他说他不会玩游戏还来得及吗!
  游戏是个双人PK类型的,临雁刚碰上游戏柄,就被越前龙马几招打死,越前龙马嫌弃的看向好弱的临雁,“你没玩过游戏?”
  “……只是一时手生。”临雁侧过脸,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在打架上输给一个12岁的小男孩。
  越前龙马才不信,“我教你。”一一给临雁解释每个键是做什么的,临雁很快记住,上手很快,越前龙马也终于可以好好玩个高手间的游戏。
  换了几个游戏版本玩到晚上十点,越前龙马打着哈欠要睡,临雁把游戏关掉,越前龙马要关灯,临雁就睡在里边,两个人横着睡会挤,临雁自觉侧着身子。
  卡鲁宾往两人中间一塞,小橘看大势已去,从被子尾钻了过来,越前龙马拉开被子拉上,怕它一不小心憋死在被子里。
  一家人酣然入睡,越前龙马定的闹钟响了,卡鲁宾耳朵一抖,往主人脸上拍爪子,将越前龙马猛然叫醒,拉开卡鲁宾的爪子,看了眼时间,睡眼惺忪,发现自己怀里有一个毛茸茸的触觉,一开始以为是小橘。
  卡鲁宾在他头顶,当然不是它,可地上传来的猫叫告诉他……越前龙马低下头,温热的呼吸打在胸膛,心跳骤然加快,对方因为穿着宽大的袍子,一觉睡下来肩膀上都脱露,白净的皮肤引入眼帘。
  越前龙马把被子往身上一盖,他还是继续睡觉,卡鲁宾一见越前龙马又要睡了,拱着他的头,不让他睡下去。越前龙马只能把临雁推醒,临雁一伸腰就撞上越前龙马的下巴。
  临雁卡住,“没事吧?”从越前龙马怀里出来,坦然道。
  越前龙马揉着下颚,“没事。”先下床穿鞋子,拉开窗帘。
  “龙马,临君,早饭准备好了。”越前伦子在下面喊道。
  两个人稍加洗漱,就坐到餐桌前,越前伦子总算做了回日式早餐,越前龙马心下满意,心情也好了点。
  桃城武见天气良好,阳光明媚,风高气爽,骑着自行车准备和他喜欢的小学弟越前龙马来一场浪漫的二十分钟自行车游,笑嘻嘻的敲响了越前家的大门。
  临雁吃的少,解决完了早餐,帮越前奈奈子去开门,“我去好了。”
  桃城武看门要开了,就退后一步,然后就看到临雁那张熟悉的脸,转头去看门框上越前的木牌子,没错啊,是他喜爱的小学弟家啊,那暗恋他小学弟的临雁是打哪来的,同居那个梗难道是真的!!!
  临雁看着桃城武的表情不断变化,寻思人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你,怎么了?”
  桃城武指了指那个越前木牌子,“你为什么在越前家!”别告诉他真同居了!
  临雁淡淡道:“住在他家有什么问题吗?”
  很有问题好不好,他的小学弟被人垂涎美色,呸,暗恋神姿,拜倒在小学弟高超球技下的疯狂粉丝,“你们这样不好。”年纪还这么小,凡事不能太着急,话说越前的爸妈心还真大。
  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临雁,但望桃城武一脸‘你相信我’的真诚样,朝里喊越前龙马,还是交给他好了。
  临雁收拾了一下书包,把剑和小橘寄放在越前家,他不好带去学校。从校服里抓出穿越女那个美男子给的发票,话说他该怎么取这笔钱,还要找个时间问问,明明给他现金多轻松。
  也不知道越前龙马和桃城武说了什么,桃城武又误会了什么,一路上欲言又止的,三个人到了学校,桃城武和他们分道扬镳。
  教室里来了不少人,雪泠风和他们差不多时间进到班级,手里还拿着一盒饼干,眉欢眼笑得除了临雁和每个人打招呼,越前龙马那特别的献殷勤,把手里的饼干递给他,有男生吹起口哨。
  越前龙马当场回绝,雪泠风长得再好,他还是坚定的喜欢绑双马尾的女生,雪泠风懵住,没想到越前龙马会这么爽快地拒绝,再想到家里对自己百般呵护备至的几个哥哥,“龙马君是不是不喜欢吃饼干。”问题一定不是出在她身上。
  “不啊。”越前龙马打开书,饼干他算不上讨厌,昨天雪泠风给他带来的很大的视觉冲击,如今再看到她,他还没有好好缓存过。
  雪泠风尴尬得把东西收回去,这个世界的男主是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吗,关键她还长得这么好看,“龙马君,是不是会打网球?”
  “嗯。”雪泠风听到他的回答,一喜,“正好欸,我也喜欢打网球,可以和你比一场吗?”
  谈到网球,越前龙马很好商量,但他也觉得雪泠风的实力应该和龙崎樱乃差不多,提不起兴趣和她打。
  雪泠风就和越前龙马炫耀她以前获得的冠军项目,越前龙马一向不
  网王世界马上要结束,欢迎期待火影的故事。感谢姬君小可爱捉虫~
  第9章第一个世界(9)
  昨晚因为住在越前家,越前伦子也准备了临雁的便当。
  两个人到来天台,“你真要和她打网球?”临雁劝道,越前龙马小小年纪,也不知道能不能一下子遭受来自穿越女buff技能,毕竟在他看来,越前龙马必输无疑。
  越前龙马嘴里还包着食物,“嗯。”
  临雁慈祥地看他,“好好打。”越前龙马咽下食物,“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临雁把他盒里的章鱼烧夹给越前龙马,“吃饱了才有力气。”慢走,相信你能承受来自世界的怀疑。
  马上到了放学时间,雪泠风兴冲冲的抛弃她高贵的西尔贝·柯尼塞格·布加迪·帕加尼·迈巴赫·劳斯莱斯·兰博基尼·法拉利,拿着世界第一的设计师给她打造的网球拍站在铁门外,打了一通电话,龙崎教练马上就让人把她放了进去。
  “手冢,这是雪家的小姐,想和龙马打一场,另外以后是我们网球社的经理。”龙崎教练也很无奈,她是从孙女樱乃那听说来了一个世界首富的女儿,但没想到会来参观他们网球社。
  不过,龙崎教练看着雪泠风的脸,觉得有些面熟,她在哪看过来着?
  越前龙马喝着水,临雁坐在新的一张摇椅上,在他对面,临雁朝他挥手,越前龙马拉着帽子背过身,小声嘀咕:“幼稚!”
  手冢国光带着雪泠风找到越前龙马,他对雪泠风还算认识,之前雪泠风每次在日本出现都有引出大波动,他祖父私下里拿着报纸抱怨过雪泠风真会给警

察来事。
  雪泠风看到越前龙马有点激动,害羞的两手放在胸前,“龙马君。”
  越前龙马把他水瓶放下,“部长?”
  手冢国光有了龙崎教练的话,就没有说什么社规,“先解决你的个人事情。”
  桃城武甩甩手,活动手关节,“这是怎么了?”
  雪泠风知道桃城武是和越前龙马关系好的学长,对他的态度很好,“你好,我是想来和龙马君指教一番。”
  越前龙马的实力,桃城武还不清楚,再看雪泠风细腰细腿的,“龙马,你可要对女孩子好点。”想到外面待着的越前龙马正牌‘女友’,“呃,你自己看着办。”算了,还是不要乱说话来的好。
  网球社给越前龙马和雪泠风清了一个场地,铁栏外面人山人海,都是被雪泠风的自动流量带进来的,龙崎樱乃她们占了早来的便宜,有了个好位置。
  人多了,临雁的摇椅就遭受到嫌弃,只能把摇椅折叠起来换个位置,但栏杆外面都围得紧紧的,临雁想了想,还是找个能看现场直播的地方,到时他也好安慰一下越前龙马受伤的心,穿越女的网球可不是好接的,望能振作。
  轻轻松松跃上树,这里视野也好。比赛已经开始,乾贞治和手冢国光站在一块,手冢国光和他说些什么,乾贞治表情吃惊。
  第一场,由越前龙马先发球,右手一个外旋发球,速度快且冲力十足,雪泠风没动脚去接,但基本上见到越前龙马外旋发球而没有动作的人不少,也没有人在意。
  接下来的几次都是外旋发球,雪泠风都没有接住,越前龙马皱起眉头,到了场上,他就莫名觉得雪泠风身上有一种让他感到压力的气息,那种前所未有的异样。
  等轮到雪泠风发球,他不由把右手换成左手,单脚碎步起来,这让外面看比赛的几个正选纳闷不止,前面一场雪泠风表现平平,那为什么越前龙马这么紧张?
  雪泠风跳起发球,那枚飞过来网球像加了加速器,快到乾贞治手一抖,手里准备给越前龙马测发球速度秒表差点落下,从未见过的速度,在他的资料里,还没有一个人。
  越前龙马是个适应性很强的网球选手,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的速度,眼神凌厉,他要认真起来了。雪泠风打来的网球,他在下一次成功接住,但是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网球居然穿过球拍网,而越前龙马的网球拍没有一丝损坏。
  不二周助睁开眼,河村隆摸摸头,他们的眼力比其他人好,“刚刚到网球拍上的球是幻觉吗?”不二周助看向他,“我也很奇怪。”
  雪泠风扯出笑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接住她的网球,越前龙马望向他的手,眨眨眼睛,给他的异样更加醒目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僵持了很久,比赛终于结束,双方平局,雪泠风用湿纸巾擦汗,她并不喜欢打网球,出了汗她的妆就会卸了,所以平时她并不练网球等运动。
  但谁让最疼她的thekingoftheworld的爸比非要给她这项技能,都有了一个能力,不拿出来现现怎么可能,她可是靠这招耗掉了多少职业网球女选手的体力和自信心,又得到多少座国际奖牌。神,停顿了两秒,对他说:“我得去见一见这个段易荣。”
  “你要去见他?他可是不那么容易见的。”高迁皱起了眉,“你要怎么见?”
  乔桥的食指点着方向盘,他突然笑了,车窗外的阳光肆意的落在他的脸上,愁云散开,他说:“高迁,你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我是什么样子吗?”
  什么样子?
  高迁看着半空回忆着,长卷发、黑色短裙、浓妆红唇,摇曳着一步步走到自己面前来,他当时喝了点酒,看着眼前的女人,有种妖魅降世的错觉。
  高迁顿了顿,他说:“女人的样子。”
  …………
  黑翘酒吧今天的场子格外热闹,不管是男人女人,都簇在一起,不为别的,就因为舞池中央的那个大美人。
  大长卷发、黑色短裙、浓妆红唇,正在跳舞的女人一进舞池,就引来了不少人侧目。
  段易荣算是黑翘的常客了,他这人耐不住寂寞,喜欢结交朋友,虽然大多都是写狐朋狗友,没什么用处,说的都是些谄媚奉承的话,可段易荣就是喜欢听。
  这晚也是,在这黑翘二楼,包了一个大房间,叫了一堆的人来,几簇人扎堆在一起,抱着搂着,还有的直接滚上了。
  段易荣张望着门口,等了片刻,也没见到有人进来了,他有些失望,就在这时,门被打开,一个高个子男人走了进来,段易荣看到那人,立刻收起了那眼巴巴的表情,板着脸,“骆况,你怎么才来?”
  骆况慢悠悠的朝他走过来,隔了两步,坐在了段易荣边上,离得不远不近,他说:“我本来就不想来,你们这群公子哥的聚会,我来做什么?”
  段易荣见他不冷不热,哼了声,也不怎么想搭理他了。
  这骆况是他们家雇的,叫出来一次不便宜,态度还奇差,段易荣喝了口酒,心里不爽。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分享 转发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